义马赋并序
发表时间:2018-08-20 10:18

  扶颠持危,文山与诸葛同,而公死节。倡义举勇,文山与张巡异,而公秉钧。是以名相烈士,合为一传,数千年间,或不两见?


   嗟哉!六合全覆,则争之于一隅;城守不能,益争之于海屿。明知于事无补,偏作有情之痴,后人或笑其迂拙,曷不改事于二主耶?然宋亡而纲常不亡,文山之伟,不在于为君,而忠在社稷也。故生为名臣,死为烈星,孤忠大节,万古凛然,所以化厉风为雷霆焉。即其坐下之骑,也得哦吟勒石哉?


   夫文公之坐骑,或染霜华,或影丹霞。龙头骧举,鸟目露精。竖耳剡筒,竦身足轻,麟腹花纹,虎胸力劲。其随丞相转战南北,冲锋冒矢。往来超腾,气猛声烈。鹰鹞胡可喻,狮豹不能当,天下并无二双焉!


   后羁于镇江,侥幸脱险。欲南渡入海,举兵以抗膻腥。遂变姓隐迹,易服而兼微行。时有坐骑相随,聪颖灵性。窜伏榛棘,险涉荒原。一路驮负,东奔通州。文公对其呵护有加,早晚亲暱,策鞭溜马,无使有间,是以主、畜相通也。


再文公泛舟南归,鞑蹄旋至。其马昼夜嘶呜,数日拒食竟亡毙也。呜呼!人莫不有一死,只丹心照汗青也。文公爱社稷而舍命,义马恋丞相而殉主,足令来者涕洟沾襟、唏嘘不已焉。后世有贤者,捐赀以建丞相祠、义马塚,永志纪念忠臣义畜也。


   江山景好,惜蚊蝇滋衍;下民思安,偏贪腐横行。瞻徇庇护,无法无天!墨吏奸贾,无耻无廉!请士庶之命,奇功远未蒇;尽社稷之忠,朽壤几曾铲?


嗟夫!国之有难,思之忠臣;人之无倚,思之义畜耶?


作者:李钊子

2015年1月27日


分享到:
欢迎访问南通佛教网官方网站

江苏佛教         中国佛教协会         中国佛学院         江苏民族宗教        
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