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游太平禅寺赋
发表时间:2018-08-20 10:14

一日怠而昼寝,忽游于云间。有僧自号银杏,长髯飘胸,执拂以礼,与往游太平古寺也。是以骋神变之挥霍,忽出有而入无。山情野兴,怡而忘返。老僧歌曰:云之升兮霭之降,神之游兮思之。月之晦兮日之光,渔之板兮樵之唱焉。


夫长江起自昆仑,汇九派之秀水,挟九洲之沃土,激万里,奔腾而下。时有江海交汇,三水合流,淡咸互渗,泾渭分焉。江尾海头,雄水迟顾,于江东沉沙成陆,得有江海平原,后谓通州。而至盛唐,去通州城东十五里尚为雁栖之沙,上有观音庵,俗称雁沙寺。寺僧心口相传,昔宣宗临朝,皇子李、太妃凤姣蒙难,曾浪迹于此。传言贞元年间,其寺敕建为太平禅寺。然建于唐咸通七年,确有残碑为证。通州城建于五代,俗谓先有太平寺,后有通州城,典或出此乎?其寺庙制宏大,香火鼎盛,尝屋宇千间,占地数顷。然历宋元明间有废兴,至清乾隆十九年仍山河环抱,林树荫庭危耸殿连承。洋洋之大观岂唯村镇驻锡难以媲美,即州城古刹亦不堪比肩,其殊荣冠盖江海也。吾补其所述,斯以为序焉。


太平古寺也,青山垂影,绿水为文,高林巨树,悬葛垂萝,天竺十景,赫然古刹,亦江东形胜之一绝。其挺神灵之宝势,承苍昊之纯殷。蕴山水之郁秀,得玄圣之游化。山之抱兮,力士魁然托莲座。水之环兮,弟子虔然聆佛经。爽垲惟美,建庙基之堂堂。灵渠独秀,升云烟之熅熅。望寺庭之翰筑,逦递连接。殿阁之峞巍嵚崟相属。玉阶彤庭,领九寺之辉煌;博敞丽,肇江海之风韵。既希世而特出,实瑰谲而无垠焉。


嗟夫,佛殿灵宫,驰道周环。青台紫阁,幽径相通。悬栋飞观,曲槛曼延。交疏,碧瓦对霤。檐具勾心之巧,拱生斗角之勇。绣柱云起雕楹以玉磶长梁虹吐,附丹霞以赪楣。檩桁复叠,势合形离。静若垂柯,动如奔螭。呜呼,作工妙勤规摹至于穷巧。匠心埒美,思虑竟于殚尽。


然之雕饰,丹辉碧映。卷草缠枝,云楶藻棁。仙花瑶草,刻栭纹柎。云起棼橑,金龙腾骧而振须。风生户牖,玉虎攫挐而奋鬐。绮窗交属,朱雀舒翼而悬望。华榱并溜,虬蛇蟉曲而掣目。并蒂倒植,芙蕖圆渊发秀。双栖凌空,蝙蝠方楄捧寿。欂栌白鹿,孑蜺欲衔紫芝。方桷丹鹤,引喙争叼灵草。乌兔跧伏,玄猿攀追。彩凤情爽,青鸾意怡。饰朱绿兮烁银黄,糅青蓝兮文碧丹。何光明而熠爚,但纹彩而璘斑。流景照而外烻,迸星烨而增鲜。白而皎皎,金而离离。丰丽靡靡,光藻昭昭。绮妆纷纶,繁饰累巧。若非俊才,谁克此勋?


堂环曲沼,嘉木被庭。阶丛花药,老藤越墙。银杏阴中,牛筋狗骨之木为奇。翠柳影里,鸡头鸭脚之草称异。清露瀼瀼,葭菼植岸。渌波浩浩,荷荇覆水。山池洁清,黄甲紫鳞出没于菱萍。渠塘蔚茂,青凫白雁栖息于萑蒲。蘂宫珠阙,宝阁珍楼。松风水月,仙露明珠。乔柏古桧,菩提佛肚。琪花蕙草,芳芝香芷。呜呼,红尘界外,佛家胜境也。


于时金花映日,宝盖浮云。旛幢若林,香烟似雾。金盘晃朗,灿灿而上征霞表。宝铎和鸣,呜呜而遥传天外。门悬彩绣,地衬红毡。霞光射琉璃,日影摇玛瑙。瑞气罩千重,祥云漫万道。名僧负锡为群,法侣持花成薮。高德宣法,罄声远送。佛坛开经,经韵轻飞。禅钟寺鼓,摄制人心。梵乐法音,聒动天地。雷车接轸,肩相倾。信徒顶礼,善士参拜。荡荡异香,清清风气。佛名播于江村,大德惠至海镇。上接大唐之韵,下为古州之盛乎?


固赖帝威而扬名,实蕴正气而蜚誉。昔宋室将倾,文公力挽狂澜,誓保河山。走伏丛蓧,先生蒙难。驻足禅寺,方丈知音。曷事不卜鬼神,但论天下合分。忠烈之情溢于庙堂,孤臣之心坦于寺院。一泓碧血,慷慨南渡,此为始乎?州人莫不景其遗烈,文祠建于大明宣德。今觐洗马之池,而思义马之魂。墓穴尚在,或闻其鸣,行人垂泪焉!


嘉靖戊子,司谏史公,因抗疏而论时政,坐躁妄而谪通州。时寺僧能秀请愿,州判立模停骖。自捐俸缗,重建文词,亲为撰记,以昭遗爱。己丑祠成,以享文山。自此焕新宫兮一朝,灵之旋而昇天。俨骖鸾兮碧霄,芘芳休而万年。至清复敕建丞相祠,于重楼叠阁中,其仍光鲜照四方也。


近百年国运衰竭,古刹更屡遭摧残。物换星移,喜逢盛世。乡贤葛彤,时为镇首,顺之天意,誓为复建,多方奔走,极力资助。岁在壬申四月,莺飞草长春阳。市府忻然充准,宝寺得以重光。征地予以复建,六月奠其基堂。


自此方丈文定,结庐伴月,鸠工庀材,群司励力,次第筑建山门、天王殿、大雄宝殿、讲堂、寮房、客房、钟鼓楼等,高殿嵯峨兮而为江海佛殿之最。今伟殿高楼,黛瓦杏墙。辉洒阙龛,光照佛阁。朝之腾氤氲之气,晚之绕雯霭之云。禅林之音悠矣,振兴之象勃焉!


瑞光腾于友邦,灵石生于异域喜极乐之信徒,吾华族之后裔。崇佛法之慈爱,思故国之情深。采金城之白玉,雕不朽之佛身。因觉非之竭诚,至灵曜之感召。历千辛而万苦,越峻山而险岭。设丛林之圣坛,迸佛国之霞光。嗟夫,敬奉玉佛之数,得夺州府之首,禅林亦为罕见焉。今若循雕栏而拾阶,如凌清波而旷心。仰释迦而目接苍旻,觑太极而胸顿怡神。菩萨尊尊神态互异,各彰异彩。罗汉座座风格相迥,自显华章。映吾华族之诚心,展吾九州之文明矣。


既逢盛世,再建文祠。篁竹山景,廊道石舫。苍松水台,新塚义马。文公裔孙燕叟欣然提笔,范公裔孙十翼慨然书写。其绰楔骏烈,扬千古正气。匾额辉昂,颂一片丹心。紫琅明月,曾照忠臣之影。古寺清风,永传正气之歌焉。


佛以弘法为本,心以无为即禅。乐黄卷以终日,影青灯于不言。方丈端居莲座,宣佛法而播慧根。僧众淡赐悦色,示教义以拨智灯。泯色空以合迹,忽即有而得玄。信一洞之陋见,述佛法之竑议。登华夏之高坛,告四众之弟子。三乘六律,立驰骤于莲心。一藏百箧,尽滔决于灿舌。恣经学而纵横,蓄气势而豪宕。以一线之光天,腾九重之祥云。至获摄众绚丽之奖,顿使古刹熠熠生光焉。


僧众则与时俱进,瞄准契机。设立网站,蹈信息之灵潮;轻启鼠器,入百界之妙境;交彻群流,混宗支而广会;融摄涓浍,极泓量以迅激。呼吸万里,察寺庭之柯叶;点视屏幕,理庙庑之丝缕。先谙数字算术之奥理,早领禅林管理之英风也。


昔学士作画,见心显性。诗佛吟诗,山色水情。佛印和尚,墨戏楚楚,八大山人,白眼青青。画理禅意与皆共生,书情佛性何辨彼此。佛禅之流布,书画而影随。寺创沙门之画院,笔拓江海之新貌;延揽江东之俊才,重绘水陆之法图。徘徊丹墀,慨妙道之玄。凝虑心境,呼丽象之真。青烟缭绕,毫以传情而色焕;声慢扬,图以取异而照烂。得品性以缘升,吁禅画而同臻乎?


嗟夫,积年兴革,十处创缮;蹑霜雨而趋前,锡杖铃铃;拨烟雫而惟进,莲座灿灿。问五百年宗风,振在何时;越一千年寒暑,功竟有望。冥志沕穆,祈天佛之贶祐;纵神滉朗,愿上苍之赐福。醴泉定涌于池圃,灵芝当生于丘园兮。


握管而止,徘徊禅林。海气靡靡,禅香冉冉。时众僧会于祖庭,放目环视,宋明清而至当今,宋之方丈,明之住持,清有道行,今有觉非,皆飘飘然也;其轩乎昂者,尚有文定。齐曰,修苦行而坚忍,诚努力须执著。吾揖之曰:善哉!


老僧抚掌大笑,今日之聚,因我银杏,偈云:不是醉翁,岂真为酒,可知乐事,亟共论文。言毕化作清风而散,定睛看时,银杏如碑,直指苍穹也。


吾非奇思清峙,妙笔葩芬之人。但若钝扬佛宇,因及人文,且从命之。尝昼咏宵兴,驰神运思,薰沐素食,今聊奋藻以散怀乎?


【注解】

一日怠而昼寝,怳忽游于云间。有僧自号银杏,长髯飘胸,执拂以礼,与往游太平古寺也。是以骋神变之挥霍,忽出有而入无。山情野兴,怡而忘返。老僧歌曰:云之升兮霭之降,神之游兮思之飏。月之晦兮日之光,渔之板兮樵之唱焉。

[1]怳(huǎng)忽:怳忽,同恍惚。怳,同恍。

[2]银杏:千年古刹太平寺世远年久,碑志无存。所遗惟古银杏老树,故以树君为见证历史之老僧,此乃拟人化之笔法。

[3]髯(rán):两腮胡子,亦泛指胡子。

[4]骋(chěng)神变之挥霍:骋,施展。骋神变,施展神奇的变化。挥霍:疾速。

[5]出有而入无:出入于虚幻与真实之境。

夫长江起自昆仑,汇九派之秀水,挟九洲之沃土,濆激万里,奔腾而下。时有江海交汇,三水合流,淡咸互渗,泾渭分焉。江尾海头,雄水迟顾,于江东沉沙成陆,得有江海平原,后谓通州。而至盛唐,去通州城东十五里尚为雁栖之沙,上有观音庵,俗称雁沙寺。寺僧心口相传,昔宣宗临朝,皇子李漼、太妃凤姣蒙难,曾浪迹于此。传言贞元年间,其寺敕建为太平禅寺。然建于唐咸通七年,确有残碑为证。通州城建于五代,俗谓先有太平寺,后有通州城,典或出此乎?其寺庙制宏大,香火鼎盛,尝屋宇千间,占地数顷。然历宋元明间有废兴,至清乾隆十九年仍山河环抱,林树荫蘙,庭危耸殿连承。洋洋之大观岂唯村镇驻锡难以媲美,即州城古刹亦不堪比肩,其殊荣冠盖江海也。吾补其所述,斯以为序焉。

[6]昆仑:指昆仑山。

[7]九派:长江到湖北、江西、九江一带有九条支流,因以九派称这一带的长江,后也泛指长江。

[8]九洲:古代中国曾分为九个州,后泛指中国。

[9]三水合流:长江东流至南通入海,与黄海、东海共三水汇合,并咸水与淡水交汇。

[10]宣宗:指唐宣宗李忱(810—859),初名李怡。长庆元年(821),封光王。会昌六年(846),唐武宗死后,李忱为宦官马元贽等拥立,登基为帝,为唐朝第16位皇帝。李漼(cuǐ):即唐懿宗(828-874),初名温,唐宣宗长子。宣宗病死后,被宦官迎立为帝,改元“咸通”。

[11]濆(pēn):古通“喷”。

[12]敕(chì):帝王的诏书、命令,如敕封。

[13]蘙(yì):枝叶繁茂。

[14]驻锡:指僧人出行,以锡杖自随,故称僧人住止为“驻锡”。锡,是指僧人所用锡杖的简称。

太平古寺也,青山垂影,绿水为文,高林巨树,悬葛垂萝,天竺十景,赫然古刹,亦江东形胜之一绝。其挺神灵之宝势,承苍昊之纯殷。蕴山水之郁秀,得玄圣之游化。山之抱兮,力士魁然托莲座。水之环兮,弟子虔然聆佛经。爽垲惟美,建庙基之堂堂。灵渠独秀,升云烟之熅熅。望寺庭之翰筑,逦递连接。殿阁之峞巍嵚崟相属。玉阶彤庭,领九寺之辉煌;博敞丽,肇江海之风韵。既希世而特出,实瑰谲而无垠焉。

[15]天竺十景:南通观音山镇本地之十景,今已不存。

[16]昊(hào):大(指天)。如苍天。殷:盛的意思。“纯殷”,见汉·王延寿《鲁灵光殿赋》。

[17]玄圣:神仙。游化:周流化育。

[18]山之抱兮,力士魁然托莲座;水之环兮,弟子虔然聆佛经:太平寺乾隆十九年残碑载(古太平寺):“土山环抱,山河围绕。”故说土山环抱,如力士托寺。渌水围绕,似弟子聆经。

[19]虔(qián):恭敬。

[20]爽垲(kǎi):指高燥之地。垲,地势高而干燥。惟美:独美。

[21]熅(yūn):较弱的火,无焰的火。烟熅,同絪緼,天地之蒸气。此泛指香火、云气。

[22]翰筑:大片建筑。

[23]逦(lǐ)递:曲折连绵貌。

[24]峞(wéi)巍:同巍峨。

[25]嵚崟(qīn yín):山高的样子。

[26]九寺:古通州有九寺较为有名,太平寺为其中之一。

[27]博敞弘丽:宏大漂亮。

[28]江海之风韵:指南通地区的古文化。

[29]希世:世上少有。特出:突出。

[30]瑰谲:亦作瑰谲,奇异,怪异。无垠:无限。

嗟夫,佛殿灵宫,驰道周环。青台紫阁,幽径相通。悬栋飞观,曲槛曼延。交疏,碧瓦对霤。檐具勾心之巧,拱生斗角之勇。绣柱云起雕楹以玉磶长梁虹吐,附丹霞以赪楣。檩桁复叠,势合形离。静若垂柯,动如奔螭。呜呼,作工妙勤规摹至于穷巧。匠心埒美,思虑竟于殚尽。

[31]驰道:此指车道。

[32]槛(jiàn):栏杆。

[33]甍(méng):屋脊。

[34]霤(liū):同溜。

[35]拱:斗拱。

[36]磶(xì):柱子下面的础石。

[37]长梁虹吐:长长的梁,似天之吐虹。

[38]赪(chēng):红色。楣:门框上的横木。

[39]檩桁(lǐn héng):边梁。

[40]螭(chī):古代传说中无角的龙。古代建筑或工艺品中,用螭作形状做图案。

[41]规摹:规,法则、成例。摹,临摹、摹仿。

[42]埒(lie)美:埒,相等,有比美、媲美之意。

然之雕饰,丹辉碧映。卷草缠枝,云楶藻棁。仙花瑶草,刻栭纹柎。云起棼橑,金龙腾骧而振须。风生户牖,玉虎攫挐而奋鬐。绮窗交属,朱雀舒翼而悬望。并溜,虬蛇蟉曲而掣目。

[43]云楶(jié):有云状纹饰的柱头斗栱。见王延寿《鲁灵光殿赋》:“云楶藻棁,龙桷彫鏤。”吕向注:“楶,梁上柱。画以云文。”藻棁(zhuō):棁,绘有水藻图案的梁上短柱。

[44]刻栭(ér):栭,柱顶上支承梁的方木:见张衡《西京赋》:“雕楹玉磶,绣栭云楣。”纹柎(fū):柎,斗拱上的横木。

[45]棼橑(fén liáo):棼,纷乱。橑,屋椽、楼阁的栋和椽。见汉·班固《西都赋》:“列棼橑以布翼,荷栋桴而高骧。”李善注:“《说文》曰:棼,复屋栋也。扶云切。又曰:橑,椽也。”

[46]腾骧(xiāng):骧,飞腾;奔腾。见汉·张衡《西京赋》:“负笋业而餘怒,乃奋翅而腾驤。”薛综注:“腾,超也;驤,驰也。”王延寿《鲁灵光殿赋》:“虬龙腾驤以蜿蟺,頷若动而躨跜。”

[47]牖(yǒu):窗户。

[48]攫挐(jue rú):攫挐,搏斗相持的样子。攫,抓取;挐,纷乱。鬐(qí):动物背上的长毛。

[49]华榱(cuī):华,华丽。榱,椽子。

[50]蟉(liú):蜷曲,盘曲,如“玄螭虫象并出进兮,形蟉虬而逶迤。”掣(chè):闪过。

并蒂倒植,芙蕖圆渊发秀。双栖凌空,蝙蝠方楄捧寿。欂栌白鹿,孑蜺欲衔紫芝。方桷丹鹤,引喙争叼灵草。乌兔跧伏,玄猿攀追。彩凤情爽,青鸾意怡。饰朱绿兮烁银黄,糅青蓝兮文碧丹。何光明而熠爚,但纹彩而璘斑。流景照而外烻,迸星烨而增鲜。白而皎皎,金而离离。丰丽靡靡,光藻昭昭。绮妆纷纶,繁饰累巧。若非俊才,谁克此勋?

[51]圆渊:圆池。参见“圆渊方井”。

[52]蝙蝠方楄捧寿:华夏文化里蝙蝠是“福”的象征,如“五蝠捧寿”。楄(piān):短的方椽子。

[53]欂栌(bó lú):斗拱。

[54]孑蜺(jié ní):伸颈昂首貌。参考王延寿《鲁灵光殿赋》:“朱鸟舒翼以峙衡,腾蛇蟉虬而遶榱;白鹿孑蜺於欂栌,蟠螭宛转而承楣。”

[55]桷(jue):方形的椽子。

[56]跧(quán):蹲伏。

[57]鸾(luán):传说中凤凰一类的鸟。

[58]糅(róu):混杂。

[59]熠爚(yì yuè):熠,光濯,鲜明。爚,火光。

[60]璘(lín)斑:文彩缤纷的样子。璘,玉的光彩。

[61]烻(yàn):光盛貌。

堂环曲沼,嘉木被庭。阶丛花药,老藤越墙。银杏阴中,牛筋狗骨之木为奇。翠柳影里,鸡头鸭脚之草称异。清露瀼瀼,葭菼植岸。渌波浩浩,荷荇覆水。山池洁清,黄甲紫鳞出没于菱萍。渠塘蔚茂,青凫白雁栖息于萑蒲。蘂宫珠阙,宝阁珍楼。松风水月,仙露明珠。乔柏古桧,菩提佛肚。琪花蕙草,芳芝香芷。呜呼,红尘界外,佛家胜境也。

[62]瀼(ráng):露水多。

[63]牛筋狗骨、鸡头鸭脚:此指各种奇花异草。

[64]瀼(nǎng)瀼:露浓貌。参考《诗·小雅·蓼萧》:“蓼彼萧斯,零露瀼瀼。”

[65]葭菼(jiā tǎn):葭,指芦苇。菼,古代指荻。

[66]渌(lù):水清,如渌水、渌波。

[67]荇(xìng):多年生草本植物,叶略呈圆形,浮在水面,根生水底,夏天开黄花,结椭圆形蒴果。

[68]凫(fú):水鸟,似鸭,雄的头部绿色,背部黑褐色,雌的全身黑褐色,常群游湖泊中,能飞。萑(huán)蒲:萑,古代指芦苇一类的植物。蒲,菖蒲类。

[69]蘂(ruǐ)宫:蘂,同蕊。

[70]菩提:树名,菩提树。佛肚;竹名,佛肚竹。

[71]琪:珍异

于时金花映日,宝盖浮云。旛幢若林,香烟似雾。金盘晃朗,灿灿而上征霞表。宝铎和鸣,呜呜而遥传天外。门悬彩绣,地衬红毡。霞光射琉璃,日影摇玛瑙。瑞气罩千重,祥云漫万道。名僧负锡为群,法侣持花成薮。高德宣法,罄声远送。佛坛开经,经韵轻飞。禅钟寺鼓,摄制人心。梵乐法音,聒动天地。雷车接轸,肩相倾。信徒顶礼,善士参拜。荡荡异香,清清风气。佛名播于江村,大德惠至海镇。上接大唐之韵,下为古州之盛乎?

[72]宝盖:佛事活动仪仗中用的一种伞盖。

[73]旛(fān)幢:佛事活动仪仗中用的垂直悬挂的长条形旗子。

[74]金盘:佛事活动中用的器具。晃朗:明亮光灿之意。征:沿。霞表,云空。

[75]宝铎:佛事活动中用的器具。

[76]法侣:犹道友。南朝梁武帝《金刚般若忏文》:“恆沙众生,皆为法侣。”薮(sǒu):人或物聚集的地方。

[77]聒(guō):声音吵闹。

[78]雷车接轸(zhěn):雷车,好车大车。轸,车子底部四周的横木。

[79]肩舆相倾:肩舆,一种轿子。

[80]顶礼:指跪下,两手伏地,以头顶着所尊敬的人的脚,是佛教徒最高的敬礼。

固赖帝威而扬名,实蕴正气而蜚誉。昔宋室将倾,文公力挽狂澜,誓保河山。走伏丛蓧,先生蒙难。驻足禅寺,方丈知音。曷事不卜鬼神,但论天下合分。忠烈之情溢于庙堂,孤臣之心坦于寺院。一泓碧血,慷慨南渡,此为始乎?州人莫不景其遗烈,文祠建于大明宣德。今觐洗马之池,而思义马之魂。墓穴尚在,或闻其鸣,行人垂泪焉!

[81]文公:即文天祥。

[82]蓧(tiáo):一种草名,即谓羊蹄菜。

[83]驻足禅寺、方丈知音:文天祥蒙难通州,常去太平寺与方丈交谈。

[84]曷():怎么,为什么。

[85]慷慨南渡、此为始乎:文天祥南渡前夜,曾赴太平寺与方丈告辞。所以,太平寺亦可为文天祥南渡之始焉。

[86]景:景仰、崇敬。

[87]文祠建于大明宣德:明宣德年间,太平寺建有文天祥祠。

[88]觐(jìn):朝见、朝拜。

[89]义马:即文天祥的座骑。文天祥抵通州后,常骑马至太平寺与方丈暢谈,故有文丞相洗马池。相传其座骑甚为节烈,文天详南渡后,其马鸣声悲怆,不食而亡,被称为义马,死后葬在池畔,后人呼为义马墓,其址即在今太平寺内。民国《南通县图志·杂记》张謇于《名贤留迹记》中记载:“今观永市犹有文丞相马墓。嗟呼,名固愈久而益真,抑久而尤难也。”张謇并有诗《文文山马墓诗》云“主人为国能致身,马报主人如主人。马骨一寸千斤银,埋金有光墓上尘;过墓朝朝横目民。”其颂人忠马也忠之至情,跃然纸上。洗马池一带曾被列为观音山“天竺十景”之一。

嘉靖戊子,司谏史公,因抗疏而论时政,坐躁妄而谪通州。时寺僧能秀请愿,州判立模停骖。自捐俸缗,重建文词,亲为撰记,以昭遗爱。己丑祠成,以享文山。自此焕新宫兮一朝,灵之旋而昇天。俨骖鸾兮碧霄,芘芳休而万年。至清复敕建丞相祠,于重楼叠阁中,其仍光鲜照四方也。

[90]史公:即明司谏史立模。嘉靖戊子年(即嘉靖七年,1528),史立模因抗疏而论时政,被谪通州。

[91]能秀请愿、立模停骖:当时有寺僧能秀,知道史立模将经过,立路边请愿。史立模停而谒寺。骖(cān):古代驾在车前两侧的马。

[92]缗(mín):古代穿铜线用的绳子。

[93]己丑:嘉靖八年,即1529年。

[94]文山:即文天祥,自号文山。

[95]俨(yǎn):恭敬,庄重。鸾(luán):传说中凤凰一类的鸟。

[96]芘(pí):草名,即锦葵。也即芘苤(piě)。

[97]至清复敕建丞相祠:乾隆十九年碑文记载此事。敕(chì):帝王的诏书、命令。

近百年国运衰竭,古刹更屡遭摧残。物换星移,喜逢盛世。乡贤葛彤,时为镇首,顺之天意,誓为复建,多方奔走,极力资助。岁在壬申四月,莺飞草长春阳。市府忻然充准,宝寺得以重光。征地予以复建,六月奠其基堂。

[98]乡贤葛彤:葛彤曾为观音山镇长,后又为海盟公司董事长,为批手续多方奔走,并以财力资助,古寺得复建。

[99]壬申:即1992年。

[100]忻(xīn):同“欣”。1992年南通市政府批准太平寺征地30亩重建。

[101]重光:再放光明意。

自此方丈文定,结庐伴月,鸠工庀材,群司励力,次第筑建山门、天王殿、大雄宝殿、讲堂、寮房、客房、钟鼓楼等,高殿嵯峨兮而为江海佛殿之最。今伟殿高楼,黛瓦杏墙。辉洒阙龛,光照佛阁。朝之腾氤氲之气,晚之绕雯霭之云。禅林之音悠矣,振兴之象勃焉!

[102]方丈文定:太平寺方丈文定大和尚。

[103]结庐伴月:初时文定艰苦异常,率众搭个水泥纤维瓦做顶的小棚子住着。

[104]鸠工庀材:鸠,聚集。庀(pǐ),备齐。

[105]江海佛殿之最:太平寺的大雄宝殿之高大为南通之最。

[106]阙(kān):按其所属建筑性质,分为城阙、宫阙、墓阙、祠庙阙等。龛(kān)::供奉佛像、神位等的小阁,如佛龛等。

[107]氤氲(yīn yūn):烟气。

[108]雯(wén):成花纹的云彩。

瑞光腾于友邦,灵石生于异域喜极乐之信徒,吾华族之后裔。崇佛法之慈爱,思故国之情深。采金城之白玉,雕不朽之佛身。因觉非之竭诚,至灵曜之感召。历千辛而万苦,越峻山而险岭。设丛林之圣坛,迸佛国之霞光。嗟夫,敬奉玉佛之数,得夺州府之首,禅林亦为罕见焉。今若循雕栏而拾阶,如凌清波而旷心。仰释迦而目接苍旻,觑太极而胸顿怡神。菩萨尊尊神态互异,各彰异彩。罗汉座座风格相迥,自显华章。映吾华族之诚心,展吾九州之文明矣。

[109]瑞光腾于友邦、灵石生于异域:佛经记载,以玉雕佛的历史始于公元前540年,佛祖释迦牟尼佛到缅甸瓦城(瓦城:又称为曼、金城,位于缅甸中部,缅甸第二大城市,昔日王都古城,今日著名佛教、风景旅游胜地)说法,见当地独产之白玉瑞气腾腾、祥光环绕、灵性浮现,即定该玉专雕佛像,遂开始以玉雕佛的历史。因瓦城独产白玉专雕佛像故称为“佛玉”。佛玉之稀珍,缅甸视为国宝。故世界各地寺院以恭请佛玉雕成的玉佛为幸,由此信徒云集,礼敬玉佛,香火鼎旺。

[110]有极乐之信徒:缅甸极乐寺部分信徒,有意愿捐赠玉身菩萨给祖国,经过太平寺觉非方丈和极乐寺驻昆明办事处主任灵耀法师的努力,25尊玉身菩萨来到太平寺,于太雄宝殿殿西设坛供列。

[111]觉非:即太平寺方丈觉非。

[112]灵曜:上天或日月。

[113]释迦:即释迦牟尼。古印度著名思想家,佛教创始人。

[114]敬奉玉佛之数,得夺州府之首,禅林亦为罕见焉:太平寺供奉的玉佛数量,为江苏省第一,即在我国禅林也为罕见。

[115]苍旻(mín):苍天,又特指秋空。

既逢盛世,再建文祠。篁竹山景,廊道石舫。苍松水台,新塚义马。文公裔孙燕叟欣然提笔,范公裔孙十翼慨然书写。其绰楔骏烈,扬千古正气。匾额辉昂,颂一片丹心。紫琅明月,曾照忠臣之影。古寺清风,永传正气之歌焉。

[116]篁(huáng):竹林,泛指竹子。

[117]塚(zhǒng):土坟。

[118]文公裔孙燕叟:即文怀沙,名奫,原名为文哲渠,字贯之,号燕堂,笔名有王耳,司空无忌等。斋名燕堂,号燕叟。文怀沙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就在我国文化界有一定名望。

[119]范公裔孙十翼:范曾,字十翼,范仲淹后裔,大画家,南通人。

[120]绰楔:亦作绰削、绰屑。古时树于正门两旁,用以表彰孝义的木柱。明、清官署牌坊。

佛以弘法为本,心以无为即禅。乐黄卷以终日,影青灯于不言。方丈端居莲座,宣佛法而播慧根。僧众淡赐悦色,示教义以拨智灯。泯色空以合迹,忽即有而得玄。信一洞之陋见,述佛法之竑议。登华夏之高坛,告四众之弟子。三乘六律,立驰骤于莲心。一藏百箧,尽滔决于灿舌。恣经学而纵横,蓄气势而豪宕。以一线之光天,腾九重之祥云。至获摄众绚丽之奖,顿使古刹熠熠生光焉。

[121]竑(hóng):广大,博大。如竑议(宏论)。

[122]三乘六律:佛经。

[123]莲心、灿舌:似同舌灿莲花意,其典故源自南北朝高僧佛图澄的一段事迹。在《高僧传》和《晋书·艺术传;佛图澄》里记载:后赵国主石勒在襄国(今邢台)召见佛图澄,想试验他的道行。佛图澄即取来钵盂,盛满水,烧香持咒,不多久,钵中竟生出青莲花,光色曜日,令人欣喜。于是后人便引“舌灿莲花”来譬喻说话的文采和美妙。

[124]摄众绚丽之奖:文定方丈讲经所获“摄众”之奖。

僧众则与时俱进,瞄准契机。设立网站,蹈信息之灵潮;轻启鼠器,入百界之妙境;交彻群流,混宗支而广会;融摄涓浍,极泓量以迅激。呼吸万里,察寺庭之柯叶;点视屏幕,理庙庑之丝缕。先谙数字算术之奥理,早领禅林管理之英风也。

[125]设立网站:太平寺设立了网站。

[126]灵潮;形容网上大量的信息。

[127]鼠器:电脑鼠标器。

[128]百界:佛家语言,谓世界。

[129]交彻:交会。

[130]涓浍(kuài):小水流。

[131]泓(hóng):水深而广意。

[132]庙庑(wǔ):庙堂下周围的走廊、廊屋。

昔学士作画,见心显性。诗佛吟诗,山色水情。佛印和尚,墨戏楚楚,八大山人,白眼青青。画理禅意与皆共生,书情佛性何辨彼此。佛禅之流布,书画而影随。寺创沙门之画院,笔拓江海之新貌;延揽江东之俊才,重绘水陆之法图。徘徊丹墀,慨妙道之玄。凝虑心境,呼丽象之真。青烟缭绕,毫以传情而色焕;声慢扬,图以取异而照烂。得品性以缘升,吁禅画而同臻乎?

[133]学士:宋代文学家苏东坡。

[134]诗佛:唐代大诗人王维。

[135]佛印:与苏东坡同时代的和尚,与苏东坡交好。

[136]墨戏,丹青之画。

[137]八大山人:朱耷,明末清初禅林画家。他画的鱼、鸟,有时还会翻白眼瞪人。

[138]寺创沙门之画院:太平寺创建“普门书画院”,延请南通多位书画家参加。

[139]重绘水陆之法图:普门书画院的画家们策划绘制太平寺版的水陆法会图。

[140]丹墀(chí):台阶上的空地,大殿前的高坛。

[141]丽象:佛家词汇。借为美丽的绘图。

嗟夫,积年兴革,十处创缮;蹑霜雨而趋前,锡杖铃铃;拨烟雫而惟进,莲座灿灿。问五百年宗风,振在何时;越一千年寒暑,功竟有望。冥志沕穆,祈天佛之贶祐;纵神滉朗,愿上苍之赐福。醴泉定涌于池圃,灵芝当生于丘园兮。

[142]十处创缮:十处,佛家语言,类同于俗家说的各方面。创,始造。缮,修补、修整。《珠丛》:“凡治,故造新皆谓之缮也。”如:缮治(修补;整治);缮完(修整,营建);缮饰(修理整治;修葺装饰)等。如宝华山隆昌寺历代祖师简介:“继席宝华以后创缮殿宇,增蓄斋田。”

[143]蹑(niè):追踪,跟随,轻步行走的样子。

[144]烟雫(nǎ):雫,下雨、水滴。

[145]冥志:静心。沕(wù)穆:深微的样子。沕,隐没。

[146]贶(kuàng):赠送。

[147]滉(huàng)朗:深远、渺茫。

[148]醴(lǐ)泉定涌于池圃、灵芝当生于丘园:醴,醴泉,甘美的泉水。池圃:园中水池。丘园:家园、乡村。孔颖达疏:“丘谓丘墟,园谓园圃。唯草木所生,是质素之所。”后以丘园指隐居之处。

握管而止,徘徊禅林。海气靡靡,禅香冉冉。时众僧会于祖庭,放目环视,宋明清而至当今,宋之方丈,明之住持,清有道行,今有觉非,皆飘飘然也;其轩乎昂者,尚有文定。齐曰,修苦行而坚忍,诚努力须执著。吾揖之曰:善哉!

[149]握管:管,毛笔。

[150]海气靡靡、禅香冉冉:化于史立模的诗。参考《明朝通州判官史立模赞太平寺诗》如下:“郊原秋色正平分,胜地来游酒一樽。不是醉翁真为酒,可须乐事共论文。当檐海气靡靡劫,排坐禅香冉冉云。回首城楼刚十里,画船凉月欲黄昏。”

[151]祖庭:指佛教宗祖布教传法之处。

[152]宋之方丈、明之住持、清有道行、今有觉非:宋文天祥蒙难南通,与太平寺方丈有交往;明太平寺僧能秀求通州判官史立模重建文天祥祠;清碑载太平寺僧道行曾为修建太平寺有功;觉非,太平寺方丈,为寺求得玉佛25尊。皆史有所载。

[153]文定:太平禅寺现任方丈文定。

老僧抚掌大笑,今日之聚,因我银杏,偈云:不是醉翁,岂真为酒,可知乐事,亟共论文。言毕化作清风而散,定睛看时,银杏如碑,直指苍穹也。

吾非奇思清峙,妙笔葩芬之人。但若钝扬佛宇,因及人文,且从命之。尝昼咏宵兴,驰神运思,薰沐素食,今聊奋藻以散怀乎?

[154]偈(jì):梵语“颂”,即佛经中的唱词,如偈言、偈语等。

[155]不是醉翁、岂真为酒、可知乐事、亟共论文:化于本文中所引用的史立模的诗,参考注解[150]。

[156]钝(dùn)扬:宣扬之意。

[157]聊:故且。奋藻:奋笔。散怀:抒发情怀。


作者:李钊子

2009年11月22日


分享到:
欢迎访问南通佛教网官方网站

江苏佛教         中国佛教协会         中国佛学院         江苏民族宗教        
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