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惺法师
发表时间:2017-09-01 11:49

释常惺(1896~1938),俗姓朱,名寂祥,又名优祥。法名常惺,自署雉水沙门。如皋柴湾人。中国佛教会秘书长。生于清光绪二十二年(西元一八九六年)。幼年丧父,赖母贤淑,抚育成人。母氏且亲为课读,而常惺聪明过人,勤读不懈。性格沈静,常学出家人礼佛模样。自诚长老独具慧眼,以常惺为可造之材,并未使他落发易服,使他就读于如皋的省立师范学校。民国元年(一九一二年),常惺十七岁时,于如皋省立师范学校毕业。民国二年(一九一三年),月霞法师在上海创设华严大学,常惺负笈上海,考入华严大学就读。

清光绪三十四年(1908年)由福成寺自成和尚剃度出家。民国2年(1913年)毕业于如皋县立师范学校,后入上海华严大学,习禅于常州天宁寺,至浙江四明观宗寺随谛闲法师研习天台教观,入观宗社继续深造。民国8年,协助常熟虞山兴福寺筹办华严大学预科班。民国10年,于安庆迎江寺举办佛教学校。民国13年,赴庐山出席第一次世界佛教联合会会议。次年,应邀至福建厦门南普陀寺协助太虚法师创办闽南佛学院,后赴云南讲学。民国17年,从持松法师修习密法,受密教灌顶。次年,于杭州昭庆寺主持僧侣师范学院。民国19年,于北平主办柏林教理研究院,任教务主任,兼任世界佛学苑常备委员、北平万寿寺住持及锡南留学团团长。民国20年,任泰州光孝寺住持,收容1000余人。旋赴厦门继太虚法师任南普陀寺住持,兼闽南佛学院院长。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针对中国佛教徒国家观点淡薄、忽视国家利益的情况,于中国佛教徒护国和平会议讲演中提出“我人为求身家安宁、法运兴隆,实不能不爱国家,以求佛法有所寄托”的主张。民国24年,辞职养病于上海。民国25年,任中国佛教会秘书长。释常惺于民国27年11月圆寂。

著有《因明论要解》、《圆觉经讲义》、《佛学概念》、《贤首概要》、《大乘起信论亲闻记》等。有《常惺法师集》行世。

生平事迹

编辑

民国八年

一九一九年 ,他华严大学的同学持松法师,在常熟虞山兴福寺创办了「法界学院」,聘请他前去任教。持松是湖北荆门人,在荆州铁牛寺出家。自华严大学毕业後,即返回湖北。民国六年(一九一七年),月霞法师到汉阳归元寺讲经,持松随众听讲。未几月霞奉冶开老和尚命,住持常熟兴福寺,持松随著月老到兴福寺,七月初一月老晋山,命持松担任书记。是年秋天,月老在杭州玉泉寺罹疾,病革之际,遗命传法给持松。翌年二月,月老的师弟应慈代为传法授记,并由持松继任兴福寺住持。持松在应慈法师协助下,创立了法界学院。常惺应聘到兴福寺,在法界学院主持教务。在学院两年,授课之馀,他深入经藏,贯彻性相之学,而融归于贤首,成为一家之宗范,自此他慨然以昌明佛法为己任。

民国十一年

民国十一年(一九二二年),安庆迎江寺住持竺庵长老,得到护法居士安徽省财政厅长马冀平之支持,在迎江寺开办「安徽僧学校」,聘请常惺法师为校长。惺师到校,请得度厄、蕙庭、觉三诸师任教。以後两年,他在校中讲授过《中观论》、《百论》、《十二门论》、《成实论》、《成唯识论》等大乘论典。当时在校的学生,有後来担任金山寺住持的太沧、在台北创立华严莲社的南亭,到菲律宾弘化的瑞今等诸位法师。
安徽僧学校办了两年,到十三年春间,迎江寺以经费困难,有行将停办的传说,使在校学生惶惶不安。是时有两位来自厦门的学生,一名瑞今、一名广箴,二人以为厦门南普陀寺环境幽美,经济充裕,如能请常惺法师到厦门办学,现在校内的同学就不至于中途辍学了。于是二人先商得常惺法师的同意,由广箴返回厦门,向南普陀寺住持会泉法师报告经过。会泉法师是一位热心僧伽教育的大德,他听了广箴的报告十分欢喜,写了亲笔信要广箴、瑞今面呈常惺法师,请常惺法师先到厦门看看,了解情况。由于瑞今、广箴二师居中联络,乃有翌年「闽南佛学院」的诞生。而迎江寺的安徽僧学校,据《南亭和尚自传》所述,由三年改为两年提前毕业,于十三年夏天举行了毕业典礼,师生都离开了学校。

民国十三年

民国十三年(一九二四年)夏天,常惺法师离开迎江寺,回到江苏泰县,泰县光孝寺住持培安和尚,为他传法授记,他成为培安的法子。是年七月,太虚法师在庐山风林寺召开世界佛教联合会议,与会者有各省代表了尘、性修、竺庵、李政纲、王肃方等,常惺亦以江苏代表的身份与会,日本来了几位佛教学者、英、德等国亦有佛教徒参加。在为时三日的会议中,常惺法师,学者黄季刚、李政纲及日本代表木村泰贤等,都在会上发表演讲。会议结束,常惺请太虚法师到泰县讲经。法师於光孝寺讲《维摩诘经》,使泰县缟绅名流一改其对佛教的观感,提高了佛教的社会地位。
厦门南普陀寺的闽南佛学院,自民国十三年(一九二四年)开始筹备,民国十四年(一九二五年)招生开学,由会泉法师任院长,常惺法师任副院长,蕙庭法师为主讲。学院开课,在七、八十名学生中,有许多是迎江佛学院转过来的。常惺法师在闽院两年馀,先後为学生讲过《摄大乘论》、《辩中边论》、《成唯识论》、《因明入正理论》等课程。到了民国十六年(一九二七年)春天,会泉法师在南普陀寺三年丈席届满,那时是广州的国民革命军兴师北伐期间,革命口号响彻云霄,各地寺院常被军队征用驻兵,有些地区,也常有寺产被没收而改办学校的事件。因此,会泉法师请来南普陀寺都监转逢,及佛学院院长常惺等,共议继任住持的推选及如何保护寺院两个问题。席间常惺法师建议,如果请佛教界新僧领袖太虚法师继任住持,以太虚法师的社会声望,有维护寺院及佛学院安定的作用。众人咸认为人选适当,当席推请常惺偕同转逢、转岸二师,到上海面见太虚法师,礼聘法师到厦门来。
太虚法师和会泉、转逢二师早有渊源,他们在清季光绪末年,曾同天童寺听经参禅。同时数月之前──民国十五年(一九二六年)十月,太虚法师自新加坡弘法回国,途经厦门,南普陀寺及闽南佛学院予以热烈的欢迎,太虚也与会泉、转逢、常惺诸师都见了面,因此常惺始提出请太虚继住南普陀之议,众人各无异议。民国十六年(一九二七年)四月中旬,太虚法师首途闽南,他先到福州,会晤了福建省前主席方声涛、社会名流陈石遗、护法居士李子宽等,向福建驻军的谭总指挥、张师长等进言,谭、张等答应出告示保护寺院,之後他到了厦门。四月二十九日,南普陀寺为太虚法师举行晋山典礼。常惺於此也辞去闽院教职,应云南护法居士王九龄(竹村,曾任云南省教育厅长)之邀,到昆明讲经。
他由上海乘轮取道越南转赴云南,抵昆明时,受到佛门善信热烈的欢迎。他在昆明成立了一个「云南四众念佛会」,他在会中讲《佛学概论》。是时滇省边界不靖,中、法两国於边境发生战争,惺师曾以念佛会的僧俗善信组成救护队,随军在战地救护伤患,颇著绩效。民国十七年(一九二八年),惺师在云南弘法告一段落,乃取道厦门回到上海。这时上海名流居士赵炎午、陈元白、李隐尘、董和甫等,请甫由日本高野山学东密归来的持松法师,假上海觉园开坛传授真言仪轨。惺师先前本有赴西藏学密之意,因故未能成行,至此即预列坛场,依持松法师修学密法,受密教灌顶,为时半年。民国十八年(一九二九年),杭州昭庆寺设立「僧师范讲习所」,请常惺法师主持教务,为僧教培养师资人才。

民国十九年

民国十九年(一九三○年),佛教护法居士朱子桥、杨明尘等,与北京柏林寺住持台源和尚,共议发起创办「柏林教理院」,聘请常惺法师任院长。柏林寺位於北京东城新坊桥,是北京名刹,再以常惺法师在僧教育界的德望,各地僧青年趋之若鹜,就学者颇多。民国十九年(一九三○年),太虚法师自欧美弘化归来,是年五月抵北京,驻锡柏林寺,与台源、常惺讨论,在柏林寺设立「世界佛学苑」,请惺师担任世界佛学苑的筹备委员。太虚法师并命时在武昌的法舫、尘空等,将设在武昌佛学院的「世界佛学苑筹备处」,及「锡兰留学团」,都迁到北京柏林寺。并将柏林教理院改为世苑的华日文系,将锡兰留学团改为华英文系,于是柏林寺乃成为太虚、常惺二师合作推动世界佛教的中心。不意民国二十年(一九三一年)九月,日寇以武力侵略我国东北,爆发「九一八」事变,翌年华北情势紧张,经济萧条,教理院经费受到影响,不得已宣告停办。
常惺法师在北京一年馀,除了在教理院讲学外,常应请到各大学演讲。民国二十年(一九三一年),泰县光孝寺住持培安和尚,因与地方缟绅居士诉讼而离寺,江苏省佛教会开会,选出常惺继任住持。惺师晋山之後,找到早年安徽僧学校的学生南亭任副寺,料理常住租谷的收支。光孝寺本来寺产颇丰,但惺师接主之初,光孝寺却负债数万元。当年苏北大水灾,光孝寺要协助地方政府办理赈灾,设置难民收容所,赖惺师与南亭法师惨澹经营,撑了过去。民国二十一年(一九三二年)雨水调匀,春秋两季皆是大丰收,光孝寺收了四、五千石的麦子和稻子,经济情况也就逐渐好转了。民国二十年(一九三一年)惺师入主光孝寺之初,在寺中创设了「光孝佛学研究社」,请早年安徽僧学校的学生了一法师为主讲,对外招收学僧。在此期间,他又受请兼任了北京万寿寺的住持。

民国二十二年

民国二十二年(一九三三年)春,惺师为纪念他的法祖谷鸣老和尚,在光孝寺传戒,三月一日开堂,新戒子一百数十人,受五戒的善信也有数十人。戒坛三师,说戒、羯摩、教授,请的是镇江超岸寺的守培老和尚、金山寺的仁山老和尚和天宁寺的让之老和尚。开堂师是宝华山的监院密澄和尚。传戒首日,数千人参加观礼,顿使光孝寺有一番复兴气象。戒期圆满,惺师为他看重的三个弟子传法授记,这三个人是出身於安徽僧学校的南亭,出身於南京法相大学的苇宗,和读过竹林寺佛学院的脱烦。传法典礼过後,常惺法师受厦门南普陀寺两序大众推举,出任住持。他带著弟子苇宗,南下到厦门南普陀寺。
原来太虚法师於民国十六年(一九二七年)四月出任南普陀寺住持兼闽南佛学院院长,迄今两届六年任满,决意告退,惺师被选为南普陀寺第四届住持(首届为会泉法师),兼闽南佛学院院长。退居的首届住持会泉法师,事先曾亲到泰县光孝寺礼请,现在赴厦门是如约晋山。惺师到闽院之初,曾请时在闽南的弘一法师到闽院,请弘公法师提供整顿佛学院的意见,弘公以因缘不具婉谢。惟鉴於沙弥没有受教育的机会,建议在这一方面有所弥补。後来由南普陀寺创办了「养正教养院」,以早年在安徽僧学校受学的瑞今法师为教务主任,使他尽力于沙弥教育。是年夏天,惺师命苇宗在闽院讲《成唯识论》,苇宗出身於南京的支那内学院,精於唯识,授课很受学生欢迎。

民国二十三年

民国二十三年(一九三四年),惺师又请得时在普陀山慧济寺阅藏的印顺法师到闽院任教,讲授《三论玄义》。这也是很受学生欢迎的一门课。印顺法师授课到民国二十四年(一九三五年)正月,又回普陀山阅藏去了。

民国二十五年

到(一九三六年)春间,常惺法师三年住持届满,以辛劳致疾,辞南普陀寺住持及佛学院长职,养肺病於上海。秋天回到泰县,应泰县佛教居士林之请,讲了一部《维摩诘经》,与泰县缁素结缘。这时中国佛教会的理事长是圆瑛法师,会址设於上海觉园,会中推请常惺法师出任中佛会秘书长。多年以来,中国佛教会有太虚法师与圆瑛法师两派,太虚派主张革新,圆瑛派主张保守,加以沪上一些名流居士从中播弄是非,两派势如水火。常惺法师性情温和,无领袖欲,与新旧两派皆有交谊,他希望调和两派,促进佛教团结。他奔走於两派之间,舌敝唇焦,辛劳备至,致使旧有肺疾复发,医疗无效,而於民国二十八年(一九三九年)元月十四日圆寂,得寿仅四十四岁。

主要著作

编辑

常惺法师思想新颖,学通性相,融会空有,而不滞於宗脉观念。因而主张平等研习各宗学理,以实现大乘救世的精神。他于《因明》、《圆觉》、《起信》都有独到的见解。民国十一年(一九二二年),在安庆迎江寺讲《圆觉经》,成《圆觉经讲义》一书。民国十六年(一九二七年),在云南弘法,成《佛学概论》一书,後来在北京讲《大乘起信论》,成《讲要》一书,又以在闽南佛学院讲因明学,成《因明入正理要解》一书,这些著作都收在《常惺法师集》中。

《佛学概论》

编辑
法师的《佛学概论》一书,题材新颖,内容充实,标题也颇为别致。全书章目为∶一、人生宇宙之大谜;二、宗教哲学之恍惚;三、无性缘起之真诠;四、迷悟苦乐之差殊;五、释迦悲愍之诞生;六、五时说教之方式;七、大小性相之差异;八、支那各宗之鼎盛;九、今日人心之需求;十、发心修学之程序。其论空有二宗曰∶
一般地说来,佛法无边,不出空有二门。
文殊为般若当机之主,善说空义,故佛灭後七百年顷,龙树菩萨乘愿兴世,与弟子提婆,绍隆文殊之空门,以遮诠显八不中道之礼,故说一切法,缘生无性。依他遍计,俗谛而有,圆成真谛,毕竟空无。根本智证真时,能所双绝,故云无智亦无得。佛身五求不得,离一切相,是名性宗。
弥勒为深密当机之主,善说有义,故佛灭後九百年顷,无著菩萨乘愿兴世,与其弟世亲,绍隆弥勒之有门,以表诠识变因果之相。故说一切法,无性缘生,遍计惟俗而空,圆成唯真而有,依他起性,亦真不俗,双照空有,故根本智证真时,虽然能所双绝,平等平等,而实有为无为不同故,智理宛然。佛果功德,相好无尽,是名相宗。
常惺法师著作颇多,而以《佛学概论》一书最为佛教界所重视。



分享到:
欢迎访问南通佛教网官方网站

江苏佛教         中国佛教协会         中国佛学院         江苏民族宗教        
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